林皇也开始搞电竞了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从玩家到战队老板,「林皇」林加德实现了所有游戏玩家的梦想。这位颇具产业思维的大英帝星,试图为这个行业带来一些不同。

近两年,只要你稍微关注点足球,有一个名字就百分百会出现在你的社媒中——「林皇」林加德。

每当林加德在赛场上踢出优异表现,足球圈就像迎来了久违的狂欢派对一样,各队球迷放下敌对身份,纷纷加入林加德的「吹捧大会」。

这不,就在9月6日英格兰对阵安道尔的世界杯预选赛上,首发出场的林加德,以2球1助的精彩表现点燃了球迷热情,各种经典的花式「彩虹屁」频现社交网络。比如这句:「林皇,唯一能让世界球迷和谐共吹的球星!这个连梅罗都做不到的事情,林加德就做到了。」

在打入第一球之后,林加德还来了一个改良版C罗式庆祝。赛后他表示:「这是我欢迎C罗的一个礼物,他会很快适应这里的,他会帮助我们。」

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他时不时会分享游戏相关的内容,他也经常在游戏直播平台Twitch上直播打游戏。2018年的「堡垒之夜世界杯」期间,林加德就曾和一众英格兰队友直播。在日常,它会分享包括《FIFA》、《使命召唤:战区》、《彩虹六号》游戏相关的内容。

8月28日,林加德先是在推特上发布了10秒短视频,表示「有一个激动人心的消息要公布。」8月29号,在彩虹六号英国职业联赛(下文称UKIN)决赛现场上,林加德宣布自己的电竞战队JLINGZ Esport正式成立。

据悉,林加德收购了一个名为Audacity Esport电竞俱乐部的《彩虹六号:围攻》分部。此前这个战队的名字为「Team JLE」,今后将更名为「JLINGZ Esport」。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JLE在上赛季发挥不佳惨遭降级,新赛季JLINGZ Esport将在UKIN第二级别联赛开打。尽管如此,林加德却将眼光望向了星辰大海,他希望能将自己的战队打造成《彩虹六号》豪门,并在2022年入围Major赛事。

就此,林加德也实现了所有游戏玩家的梦想——从玩家到战队老板的转变。在谈到为何要进军电竞领域时,林加德表示电竞是个快节奏、发展迅速的产业。成为如此大产业的一部分,将会带来很多不一样的东西。「我的JLINGZ品牌已经发展了很多年,但最终能加入电竞产业是不可思议的。」

而作为极力推动这笔收购发生的一方,育碧英国也对JLINGZ Esport的成立表达了激动之情。

「我们对杰西的加入感到非常激动,他是一个懂得如何去高水平竞争的人,我们希望他能把自己的经验带到UKIN中。此外,彩虹六号电竞和UKIN在不断发展壮大,像林加德这样的明星加入也说明了这点。」据了解,林加德将和育碧英国密切合作,来推动彩虹六号电竞的发展。

如上文所说,JLINGZ俱乐部选择主攻首个项目为《彩虹六号:围攻》(下称R6),在谈到原因时林加德表示这款游戏非常具有战术性,与足球也有相似之处,你必须努力工作以获得胜利,并作为一个团队保持团结。

R6发行于2015年11月28日,由育碧蒙特利尔工作室打造。游戏沿用了育碧旗下IP《汤姆·克兰西之彩虹六号》系列同名小说中的人物设定进行改编,游戏内的各个人物来自世界各国反恐部队。

玩法上,玩家将扮演进攻方干员或防守方干员进行一场战术模拟演练,进行5v5的对决。地图中设有大量的可破坏的墙面、天花板等地形,能够根据战术需求进行调整并加以利用来赢得比赛胜利,与《CF》、《CS:GO》这类游戏有着明显区别,保证了自己的差异化。

不过在游戏发行的前两年,R6并没取得像样的成绩。作为育碧的「传统美德」,各类BUG层出不穷,玩家体验极差。到了17年,R6迎来了大更新——「 Operation Health」,将各类BUG悉数解决,将游戏从悬崖边上拉了回来。《华尔街日报》对这次更新给出的评价是——「Lifesaving」。

在游戏侧逐渐稳定之后,育碧开始将重心放在了R6的电竞化上。2017年,育碧举办了第一届国际邀请赛——Six Invational 2017 ,但到了SI 2018上,R6电竞才开始真正起飞。

「2018的Six Invational是我们第一次向世界宣告,R6是来跟行业中的大玩家来扳手腕的,是来成为一流电竞项目的。」育碧的电竞产品经理 Maxime Vial如此说道。

但是,Six Invational 2018最大意义是给了育碧对于R6电竞化的信心。「高级管理层甚至到我们的CEO都来参加了这个活动,SI 2018真的证明了我们有潜力。」因此,赛事结束不久后,就育碧趁热打铁,推出了「R6电竞分成计划」,将目标放在了打造可持续的电竞赛事上。

据了解,R6电竞分成计划共有三个级别,每三个月进行一次评分。评价指标包括:收视率、游戏内物品售出情况、对待自己选手的情况、与粉丝社区的沟通等。育碧官方会按照各支战队的评分,推出相应的游戏物品,从而为战队创造收入。例如,每卖出一个主题物品,俱乐部将获得其30%的收入。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据EsportNews UK上的信息显示,JLINGZ战队亦或其前身Team JLE都不在这个分成计划中,他们只能通过在新赛季打出优异表现来打动联盟了。

在有了出色赛事团队、可持续发展模式和大BOSS的支持后,R6电竞在近几年一直保持着强劲的势头。目前,R6也有一套全球化的联赛体系,总共有北美、亚太、欧洲和拉丁美洲四大赛区,最终汇聚于全球邀请赛。

虽然不能与《英雄联盟》、《CS:GO》等游戏平起平坐,但R6仍然在电竞圈搏得了一席之地,培养出了忠实的粉丝群体。在权威电竞媒体TEO评选的电竞项目排行榜中,R6一直稳居第二梯队,与《守望先锋》、《Valorant》等游戏旗鼓相当。

在游戏侧,R6的玩家人数也保持在相对较高的状态。据SteamCharts数据显示,在过去的30天里,R6平均在线年的买断制游戏来说,这是一个不错的成绩。

但是,我们不得不承认的一个问题是,相比于在国际上的知名度,R6电竞在国内处于「隐身状态」。在国内社媒上,除了核心粉丝圈之外,关于R6的讨论仅停留在游戏侧,关于赛事的讨论几乎为零。这也与R6没有在国内开展赛事,或者国际赛场上有中国战队有关。

这种情况对于R6电竞在未来的发展,显然是不利的。中国作为全世界最大的电竞市场,收入占据全世界的35%,人口则是60%以上,任何电竞项目都不能绕过。R6电竞只有在打开了中国市场的情况下,才能更上一层楼,才能与第一梯队的项目「扳手腕」。

如今,随着在中文互联网有着巨大流量的林加德的加入,育碧能否借此玩出点新花样,为R6电竞在中国市场注入些许生机?

如今,随着电竞产业的发展壮大,体育明星布局电竞已经不是一件新鲜事。包括贝克汉姆、阿圭罗等一众足球明星都已经在这个领域留下了印记。

可以看出,虽然明星在电竞领域的角色各有相同,各支俱乐部的发展状况和规模也不尽相同,但是,毫无疑问,他们入局电竞的举动正在向大众证明:电竞已然成为未来体育发展的方向之一。

C罗的商业帝国:收入最高足球运动员诞生记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作为夺取过五座金球奖以及无可计数之荣誉的足球运动员,C罗在足坛一直是榜样式的模范人物,他的模范形象不仅仅是在足球场上的,同时也是在商业战场上的——除过伟大的足球运动员身份外,C罗更是一名优秀的商业战略家,他在自我品牌发展方面的规划与布局成功地使他成为了当今足坛最赚钱的运动员。

根据《福布斯》杂志的数据,C罗在2021年的收入为1.2亿美金(约合8700万英镑),而其中的至少5000万美元(约合3600万英镑)都来自于球场外的商业运作。

C罗的队友林加德就毫不避讳自己在商业领域对C罗的学习,他在2018年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品牌JLingz,其品牌的发展轨迹处处充满着对C罗的模仿。

当然,步林加德的后尘,他的英格兰队友们也纷纷试图运营自己的品牌:热刺的阿里创办双D商标及帽子品牌Leo Fortis(拉丁文“勇敢的雄狮”),曼联队的拉什福德创办MR商标,莱斯特城的瓦尔迪成立了V9商标等等。

但是,C罗之所以是“商业模范”,在于他品牌运营得成功。而其他足球运动员的品牌,大多不温不火。同为足坛巨星的伊布,其品牌A-Z甚至在爆烧了1800万英镑之后关门大吉。

而林加德的JLlingz在创办的第二年就亏损了20万英镑且口碑暴跌,一直到2021年,才在林加德长达多年不遗余力的宣传以及林加德本人球场状态回暖和“口罩营销”成功等元素的加持下,稍稍有了改观。

那么,C罗庞大的商业帝国是如何建立的呢?请大家跟随笔者的步伐,走进这段足球之外的C罗故事。

随着C罗从里斯本远赴英国曼联踢球,这位冉冉升起的足球巨星逐步走向了全球足球迷的焦点中心,Instagram上的4亿粉丝使得C罗不仅仅是足坛当中粉丝最多的人,更是全世界粉丝最多的人,在社交平台上的一则广告就能使他获得140万美元的收入。

当然,尽管存在着营销的元素,但如此庞大的粉丝量一定是与C罗本身的超强实力有关的,足坛粉丝数排名二、三的也是梅西、内马尔这样的超级巨星,只是他们的粉丝数与C罗相比都难以望其项背。C罗的成功,同样也在对粉丝群体的成功运作上。

自出道以来,C罗先后为丰田、耐克、阿玛尼、泰格豪斯、扑克之星、三星、康宝莱、肯德基等国际大牌担纲广告明星,足迹遍布车辆、服装、手表、彩妆与博彩业。

一系列的广告代言在给C罗带来了大量收入的同时,也激发了他的思考——既然自己能够通过自己的名望给这些品牌带来销量,那么为什么不试着自己做一个独属于自己的品牌呢?

2013年是C罗的辉煌之年,他在这一年攻入了69粒进球,荣升国家队射手王,同时拿下了金球奖。春风得意马蹄疾,伴随着如此多成就带来的巨大粉丝效应,C罗在美国创立了自己的个人品牌CR7,围绕着CR7,C罗开启了自己长达十年的商业帝国开拓之路。

CR7的定位是高端,起步是服装。其实服装业对C罗来说是很熟悉的,早在2006年,他就在家乡马德拉开设了一家服装实体店,由自己的姐姐负责打理。两年后的2008年,又在首都里斯本开了第二家店。

CR7的发展很稳健一开始做以内衣系列为主的服装,之后再逐步把业务扩展到休闲和家居产品、鞋履、香水等产品。

C罗雇佣了知名广告商萨奇兄弟旗下的M&C公司负责品牌产品的包装营销,用丹麦JBS公司建立自己品牌服装的生产线。

近期,他在推广的是自己的香水品牌Legacy,该品牌是由伊甸园香水负责生产的。

业务在迅速地扩张,C罗的商业帝国与他的足球事业一样蓬勃地发展起来。在CR7取得了初期成果后,C罗开始尝试跳脱出单纯的产品销售,涉足服务业。之后又开始了房产投资,在意大利、英国、西班牙、美国等地购置了豪宅。

2016年底,C罗与美国健康公司Crunch达成合作,在马德里开设了首家“CR7 Fitness”健身门店。

同一年,他还在葡萄牙知名文旅企业Pestana酒店集团合作建立了CR7连锁酒店,到现在为止,CR7连锁酒店在全球已有7家门店,且都位于里斯本历史城区、马德里格兰大道、纽约时代广场这样的世界知名景区。

C罗的酒店具有极强的个人风格,比如一般的酒店会在视野景观最好的地方设置餐厅,而C罗却把自己酒店景观最好的地方设置成了健身房——高级房的住户还可以在健身房里体验C罗亲自设计的健身计划。

同时,这些酒店都有C罗亲自参与的贴心设计,配套的酒吧、贴满个人海报的餐厅和娱乐设施,以及他亲自撰写的欢迎辞——C罗希望自己的酒店能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2016年7月1日,位于马德拉岛的第一家C罗酒店开门营业时,C罗在开业典礼的致辞中说:“这是与众不同的酒店,这里有我的元素。很显然,第一家酒店必须开在马德拉,这里是我的根。”

其实,这便是C罗商业的两大特点:一个是鲜明的个人风格;另一个就是殷切的家乡情怀。

C罗的家乡是大西洋上的马德拉群岛,这里风景优美、气候宜人,且盛产被称为“不死之酒”的马德拉葡萄酒。

许多名人雅士都曾踏上过这片土地,剧作家萧伯纳、政治家丘吉尔、表演家格里高利·派克及有名的茜茜公主都曾长期住在这里度假或疗养。而奥匈帝国的查理一世皇帝干脆直接就葬在了这里。

C罗的横空出世让这里沾上了不少的彩头,因为对一个以旅游业为重要产业的地方,名气是非常重要的,而C罗无可置疑地为这里带来了许多的名气。当然,C罗的贡献不仅仅是为马德拉,也为了葡萄牙。

2014年1月20日,C罗获得了恩里克王子勋章,这个以葡萄牙历史上最知名的航海家恩里克王子命名的勋章是颁发给国民的最高荣耀,这象征了整个葡萄牙国家对C罗个人贡献的认可。

他的故乡更甚一步,2017年3月29日,马德拉区政府宣布将马德拉机场改名为“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国际机场”,这距离C罗在马德拉的CR7酒店开业还不到九个月。

葡萄牙总统德索萨、总理科斯塔以及马德拉自治区政府主席阿尔克布尔克几位重量级政要均参加了更名仪式——C罗的一系列商业运作在此刻达到了高潮。

趁热打铁,C罗又在马德拉岛修建了自己的个人博物馆,在400平米的展区当中展览了自从事足球生涯以来包括个人肖像、金球奖、欧洲金靴、名人合影等在内的200件展品。

在C罗机场降落,搭乘车辆到C罗博物馆游览,之后再到C罗酒吧享受酒饮狂欢,伴着黄昏夕阳在拥有绝妙观景台的C罗健身房里边欣赏大西洋美景边骑动感单车,夜晚再在CR7酒店中躺在特制的床垫上入眠——这里已俨然形成了一条独属于C罗的个人旅游路线。

足球让人流行一时,而品牌让人流芳千古。C罗很懂得这个道理,在创办CR7服装品牌伊始,他曾说:“我的信念是,你可以做到最好,无论踢球还是做衣服。”事实证明,C罗把要做的每一件事都尽量做到了最好,不仅仅是踢球和做衣服。

有一个细节:当今足坛当中的球员多数喜欢通过各种纹身图案彰显自己的个性,但是作为最喜欢彰显个性的球员之一的C罗却浑善上下没有什么纹身图案。因为C罗有定期献血的习惯,而纹身会导致人在短期之内不能参与献血。

因此必须承认,尽管C罗由于极为高调的个性以及十分争强好胜的行为,时常被抨击为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但是他同样也是一名积极承担社会责任、弘扬公共意识的慈善者。

当全球各地都因为2019年的新冠肺炎疫情而陷入痛苦和经济下行压力当中,马德拉岛的游客量暴跌80%,CR7酒店经营状况堪忧,C罗的几家线下实体店也关门大吉。

但C罗依然宣布将自己在马德拉和里斯本的两家CR7酒店改造为免费的抗疫医院,不但不向公众收费,还由C罗个人承担了聘请的医生与工作人员的薪水。

正如他本人所说的:“保护人类的生命必须置于一切利益之上,我把我的想法传递给每一个因为疫情而失去亲人的人,我把团结一致的信念传递给那些正在与病毒抗争的人,比如我的队友鲁加尼。我还将持续不断地支持那些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助他人的医学专家。”

凭借着因球技和荣誉积累起来的人气成立个人品牌,稳扎稳打地扩张商业版图,由服装、香水等生活用品扩展到了服务业与房地产业,再通过各种慈善活动为个人品牌积攒下良好的正面形象以预备未来的投资,确保个人资产的良性发展。

C罗的商业模式看起来似乎很简单,可足坛当中又有几个人能真正在商业上比肩他呢?就像很多人批评C罗“缺乏天赋”,一切成就都是“后天努力”的结果,那么足坛中那么多被称为“超越梅罗”的“天才少年”,又有哪个真正达到了C罗的高度呢?

C罗迟早有一天会退役,但是他庞大的商业帝国却或许能更长久得存在下去。现在的他是许多年轻球员追随的体育偶像,退役后的他或许又将是许多成名巨星的商业偶像了。

林加德:低谷时曾借酒浇愁并认真考虑去中国踢球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去年,曼联中场林加德遭遇了其曼联生涯的低谷时期。但在其后租借至西汉姆联的日子里,他逐渐找回了曾经的状态。日前,他接受《每日邮报》评论员杰米-雷德克纳普的专访,揭开了自己在生涯低谷期的心路历程。

林加德:“在状态低迷的那段日子里,我的自信心受到了打击。从表面上看,我还是那个在训练场上蹦蹦跳跳,无忧无虑的小子。但在内心深处只有我自己明白,微笑只是我的保护色。当时我很难得到上场机会,但我的好兄弟路易-斯科特给我发了我曾经的精彩集锦,他试图让我明白曾经的我有多么优秀。当我看完集锦后我明白了,我不能就这么堕落下去。这也激励我走出心魔,重新面对自己。”

“我还记得在我发布我自己的个人品牌的那个周末,我们击败了富勒姆。但在接下来的一个礼拜,我们输给了利物浦。人们纷纷指责我为什么要在如此重要的比赛前做与足球无关的事情。但(发布个人品牌)与我在场上的发挥一点关系都没有。品牌并不是我自己在运营,我也不会在比赛之前忙活我个人品牌的杂事。”

“在最糟糕的时候我甚至开始喝酒。要知道,我的爸妈都不是酒鬼。但当时我的脑子里全是些烦心事,我只好借酒浇愁。我的兄弟看着我心想,这怎么会是那个快乐的林加德呢?我没有办法,虽然我从不酗酒,但我必须通过酒精来麻痹自己。到了后来,我试图敞开心扉和家人沟通,这让我的心态逐渐好转。”

“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我在想,我必须得离开英国。不是去西班牙或是其他欧洲主流联赛,而是考虑去中国或者沙特踢球。在这些地方,我才能远离聚光灯,专注于足球本身。疫情来临后,我试图弥补我曾经失去的一切,我要向人们展示我有多强。曼联的助教亚历克斯分析了曼联在冬窗后可能会遇到的对手,以防我租借后会碰上曼联。最后我去了西汉姆,这是一个完美的选择。”

“在上个赛季开始前我就和奥莱谈过,要是我没法得到足够的上场机会,那就把我租出去吧。我们约好在冬窗讨论外租的事项。在冬窗前,我只为曼联上过两次场,因此我对教练说,我必须得走了。当时对我感兴趣的球队还有纽卡斯尔和西布朗。但后来我爸接到了莫耶斯的电话,莫耶斯对我爸说,在曼联时我把你儿子租借出去,现在是时候让我还了这个人情了。”

“当我不在曼联踢球的时候,我也仍然非常职业地继续我的训练工作。我不会闷闷不乐,我只会努力工作。当林加德快乐的时候,当林加德自信的时候,球队就会得到一个好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