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不要太好!杭州人心目中最好的劳保舞厅除了“水晶宫”还有谁?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而对于我们来说,花8元钱就可以来一次穿越,掀开门帘就仿佛走进了怀旧电影。

关于杭州文晖桥下水晶宫歌舞厅的消息,经钱江晚报小时新闻推送(详情戳这里)后,不少粉丝在后台问我们,杭州劳保舞厅除了水晶宫还有哪里?

这个问题,小时新闻记者先问了下水晶宫里的舞友。他们告诉记者,杭州劳保舞厅不少,在他们圈子里比较有名的有这么几个,莫干山路上有两个,一个信仪坊路出去,加油站的边上,还有一个在靠近北大桥,“早上过去,看看电瓶车停了很多就是了。”在凤起路建国北路口有一个叫红蕾的,现在改名叫许氏了,里面跳得好的蛮多的,信仪坊加油站那家跳得好的也不少,北面半山还有一个。一位大叔说,劳保舞厅下午场年纪轻一点的比较多,但是价格相对早上场高一点。

“以前杭州这种舞厅还要多,后来七七八八关掉了一批,所以现在仅存的生意都很好。”张阿姨说。

舞友阿强告诉小时新闻记者,目前比较老的就三家,红蕾(许氏)、水晶宫和拱宸桥电车场一个菜场进去地下室一层的一个舞厅。江干区有一个叫水湘的舞厅,北景园杨家桥还有两个舞厅。他一般去水晶宫、红蕾(许氏)和莫干山路上的两家比较多,“远的地方不去的,这些舞厅早上场人比较多,下午晚上场我不太去,有时候索性就去公园走走路锻炼一下。”

上午10点50分,许氏舞厅刚结束早场,跳完舞的刘阿姨和小姐妹出来穿好外套走下来,“我是来锻炼的,没有固定舞伴,有的人是有舞伴的,来寻寻开心的。”

杭州“立交桥下的歌舞厅”:开了26年票价5元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都市快报讯 “劳保舞厅”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再次被大家看到时已是满满的回忆和青春。

“这个地方真的超级出片!现在还有这种舞厅保留,我感觉一下穿越到上世纪90年代,放的音乐也很有年代感,叔叔阿姨超有活力,跳得特别好。”前天,我刷到一篇推文,介绍杭州有家上世纪80年代复古的Disco舞厅,叫“水晶宫”。封面是一位穿着港风连衣裙、化着复古妆容的小姐姐,站在五彩的“K拉OK”灯牌下,活脱脱一张复古风的照片,可当我点进去看发布日期,竟然就是大前天!

杭州现在还有这样的歌舞厅?难道不是早就消失了吗?前晚,我带着强烈的不可思议感去实地一探究竟。

晚上7点,我跟着导航来到文晖路叶青兜立交桥旁,转了好几圈才发现,要找的地方根本不在楼房里,而是在立交桥桥底下,这位置也太隐蔽了,怪不得从来不知道。

红配绿的霓虹招牌写着——水晶宫歌舞厅,从形式到内容都带着满满的年代感,类似广场舞卡拉OK的音乐从里面隐约传出,我掀开塑料门帘,走进了歌舞厅。

进门是售票处,装修和家具都像是小时候的招待所,只有木柜台旁的红外体温计和贴着的付款二维码提醒我,现在确实是2021年的杭州。

量体温、出示健康码、登记防疫信息、扫二维码付款5元,我拿到了一张纸质的“复古”门票,售票小哥告诉我,晚场时间是从7点半到9点半,就快开始了。

我沿着走廊往前走,音乐越来越响,左拐后进入一个闪烁着五彩灯光的舞厅,仿佛打开一扇时空之门,瞬间穿越回了上世纪90年代……

舞厅里很暗,除了彩灯没有主光源,适应黑暗后,我看到,眼前的走道通向前面的四方形舞池,走道两边是排列整齐的木质座椅。座位席左边有个“吧台”,台面上排着塑料热水瓶和玻璃杯,都是怀旧造型。

一位大叔站在吧台后,正用话筒不断提醒进入舞厅的顾客“戴好口罩”。凭门票我在吧台免费领取了一杯“特调菊花茶”,制作方法是往玻璃杯里放上菊花,再倒上沸腾的热水。

舞厅里的冷气很足,再加上头顶呼呼作响的白色吊扇,穿着长袖外套的我都觉得有些冷,心里不禁纳闷:“5块钱的门票,空调、风扇、灯光、音响的电费,还有免费饮料喝,这个歌舞厅是怎么存活的?”

舞池三面被座位包围,一面是墙镜。我找了一个舞池边的座位坐下,此时有几位顾客进来,跟随音乐自然而然地滑入了舞池。他们大多是上了一定年纪的叔叔阿姨,但身材都保持得不错,多数还穿着优雅的舞鞋,把跳舞的范儿拿捏得死死的。

电风扇、迪斯科球、老式舞厅串灯、木质卡座、震耳欲聋的广场舞音乐、男人的皮带和Polo衫、女人的长裙和舞鞋……我恍惚觉得一下穿越了,这里原封不动地保存了旧日时光。

其实,怀旧的风潮在年轻人之间也很流行,歌舞厅里放的《酒醉的蝴蝶》《野狼Disco》,都是年轻人喜爱的,“水晶宫歌舞厅”里跳舞的人不知不觉也紧跟了潮流。

我不会跳舞,做了一会观众准备离开。正好看到走廊尽头的“K拉OK”灯牌下,有个姑娘正在拍照。上前一问,原来她是来这儿打卡拍照的。

“这种才是真正的复古!”姑娘说自己平时很喜欢找不同的场景拍照,“杭州装修有特色的店蛮多的,专门的摄影基地也越来越多了”,不过,这些打卡点是后来改建的,有些商拍的话还要收费,当知道这么一个真实的复古拍照点,她就赶紧就过来了,“万一红了,说不定要排队呢。”

离开时,我问了门口收银的小哥,才知道这家舞厅已经在杭州坚守了26年。舞厅老板名叫潘财安,今年66岁,年轻时也是文艺青年,属于杭城最早吹萨克斯的一拨人,现在给自己取的微信名叫“萨克斯潘”。

上世纪80年代,他和一帮朋友成立了乐队,经常在新侨饭店、海丰西餐社等场所驻唱演出。1992年,他在文晖路和湖墅南路交叉口开了水晶宫歌舞厅,1995年因为道路拓宽搬到了叶青兜立交桥下,就这么一直开到了现在。

老潘说,刚搬到立交桥下时,大桥还没通车,除了桥面和桥墩,四周没任何围挡。围墙、水电、消防……他一样一样大搞建设,一一过关,才有了水晶宫。

26年弹指一挥间,如今那些同时代的歌舞厅绝大部分早已关门改行,偶尔幸存的也几易其主,惟独水晶宫依旧。

老潘说,水晶宫刚开的时候,生意相当红火,一天五场,场场人员爆满;后来蹦迪、酒吧、卡拉OK等娱乐项目层出不穷,来的客人数慢慢下降了。“现在我这里的客人绝大部分五六十岁,所以早场人最多,有些清晨5点多就来排队了,等着我们开门,对他们来说,跳舞是最好的运动。”

瑾:水晶宫还在啊!哈哈哈,我年轻时叱咤风云的舞厅,从沈塘桥搬到叶青兜立交桥下,以前的寻梦园、丰乐、玫瑰都应该倒闭了吧!老底子的劳保舞厅,也不乏有跳国标舞的高手。

derek:回忆啊,都是回忆啊,想当年,还是劳保舞厅的舞王,真的感慨,很开心还能写这么怀旧的文章。

花好月圆:本人上世纪70年代生,曾在90年代上过舞厅,那时流行跳伦巴、快三、慢四、迪斯科,很好奇现在舞厅流行跳啥舞。

Ray:在这附近长大,也算见证着这家歌舞厅的成长,只是没想到近30年时光一转眼就过去了。

Jacob:城市的多元化,愿保留得更久更久一点,也愿每个群体都能找到适合自己的、舒适的生活休闲方式。

杭州有家“立交桥下的歌舞厅”开了26年票价仅5元!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都市快报讯 五颜六色的霓虹灯牌、震耳欲聋的“酒醉的蝴蝶”、灯光迷离的方形舞池、头顶上银色灯球和白色吊扇共舞……你会不会以为,这是九零年代的歌舞厅或是溜冰场?

跟着导航我来到文晖路叶青兜立交桥旁,转了好几圈才发现,要找的地方根本不在楼房里,而在立交桥桥底下。

红配绿的霓虹招牌写着——水晶宫歌舞厅,从形式到内容都带着满满的年代感,类似广场舞卡拉OK的音乐从里面隐约传出。

量体温、出示健康码、登记信息、扫二维码付款5元,我拿到了一张纸质的入场券,往前走左拐进入舞厅,瞬间穿越回九零年代……

走道两边是排列整齐的座位,左边有个“吧台”,台面上排着红色塑料热水瓶和玻璃杯。凭门票可以免费领取一杯特调菊花茶,制作方法是往玻璃杯里放上菊花,再倒上沸腾的热水。

舞池三面被座位包围,一面是墙镜。电风扇、迪斯科球、老式舞厅串灯、木制卡座、震耳欲聋的广场舞音乐、男人的皮带和polo衫、女人的长裙和舞鞋……大量怀旧意象对我进行了一波饱和攻击,我恍惚觉得这个地方像是现代城市钢筋铁骨间的一块琥珀,原封不动地保存了旧日时光。

问了门口收银的小哥,这家舞厅竟然已经在杭州坚守了26年。疫情期间晚场每天从7点半营业到9点半,门票只要5块钱。

舞厅老板名叫潘财安,今年66岁,年轻时也是位文艺青年,属于杭城最早吹萨克斯的一拨人,现在给自己取的微信名叫“萨克斯潘”。

上世纪八十年代,他和一帮朋友成立了乐队,经常在新侨饭店、海丰西餐社等场所驻唱演出。1992年,他在文晖路和湖墅南路交叉口开了水晶宫歌舞厅,后来1995年因为道路拓宽搬到了朝晖桥下,就这么一直开到了现在。

舞池里的顾客大多是上了一定年纪的,但大都步履沉稳、风度翩翩,跳舞的范儿拿捏得死死的。

这几年不乏诸如《野狼Disco》《酒醉的蝴蝶》这样的复古舞曲流行,这股怀旧的风潮在年轻人之间席卷,但“水晶宫歌舞厅”里跳舞的人似乎浑然不觉。

九零年代早就过去,流行文化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歌舞厅以及它所代表的一切也注定会消散,但有束光永不熄灭。

就像那首歌里唱的:今夜带我出去,带我去有音乐和人群的地方,他们的青春不息……

404 Not Found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我在杭州保俶路上新开了一家舞厅,想做得档次高一点,吸引白领来这里,可以跳跳交谊舞,甚至国标舞、拉丁舞什么的。”昨天,水晶宫舞厅的老板潘财安给记者打来电话,雄心勃勃地表示,想在杭州众多的劳保舞厅中闯出一条新路。

新开的这家舞厅叫寻梦园,其实也算不上是新开的,只不过换了老板而已。保俶路这一带曾经是杭州夜生活的一张名片,上世纪90年代,寻梦园舞厅很是热闹过一阵,后来跳舞的人慢慢少了,这里一度改为卡拉OK厅,但是随着量贩式KTV的兴起,这里又再度被冷落。

被冷落的并不仅仅是寻梦园,事实上,这几年杭州的舞厅普遍不景气。记者从杭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市场管理处了解到,目前登记在册的舞厅约有三四十家,基本上都是劳保舞厅。曾经领风气之先,被年轻人视为时尚、洋气的交谊舞和舞厅正在淡出众人的视线,倒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把跳舞作为一种健身方式继承了下来。

潘财安说,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舞厅生意,实在不甘心看着这个行业就这么衰落。于是承包下了寻梦园,重新装修一番,价格也比原来提高一倍,但最高价也只有10元。他说,在各家舞厅都以低价招徕顾客的局面下,他不敢把价格定得太高。如今开张半个多月了,反应并不如期待中那么好,目前的上座率只能维持在四成左右,且仍然是以中老年人为主。惟一让潘财安感到有些希望的是,环境比以前好多了,舞客们也比较注意卫生,不像以前那样把烟蒂、果皮什么的随地乱扔。

一方面是舞厅吸引不了白领舞客,另一方面,热衷于学拉丁舞、国标舞的人群却在抱怨找不到合适的场所跳舞。杭州市国标舞学会会长武林乔对记者说,这几年,浙江国标舞一直在升温,各种培训班很多,像国标舞学会组织的培训班是常年开课的,且每次都能吸引来不少学员。但学完了以后能去哪里跳跳舞确实是个难题,现有的舞厅没有跳这种舞蹈的条件的,培训班一般也没有场地,大家只能去广场上过过瘾。“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多给学员创造一些参加各种比赛的机会。”武林乔说。但是,对于把跳舞作为一项健身运动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不够的。

王健是杭州一家国标舞培训班的教练,空闲的时候偶尔也去舞厅跳跳舞。他说,他挺想自己搞一个国标舞舞厅,把培训、娱乐和提高舞技结合在一起,感觉应该会比较受欢迎。不过,如何找到合适的场地一直是个问题,要跳正规的国标舞,需要的场地比较大,而一般的舞厅都达不到这样的要求。

潘财安告诉记者,有女舞客曾经给他提过建议,让他请一些男舞伴,以便男女比例保持一致。女性对舞厅的兴趣明显要大过男性,但跳舞毕竟是一项需要男女搭配的运动,男性的缺席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女性跳舞的积极性。潘财安说,他打算试试看,不知道这一招能不能吸引来更多的白领舞客。

【新闻鲜晨多】9月1日:账上800多万仓库却空空 温州红十字会的钱去哪了?

【新闻鲜晨多】8月31日:浙江清算药品“回扣门”事件 百余名医生被约谈

【新闻鲜晨多】8月30日:三天温州存款狂减372亿 揭秘银行存款暗战内幕

【新闻鲜晨多】8月29日:暗箱操作还是审核有误? 温州一10岁小孩获准买经适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