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4 Not Found

Posted on Category:www.yibo.com|世界杯|新西兰队

“我在杭州保俶路上新开了一家舞厅,想做得档次高一点,吸引白领来这里,可以跳跳交谊舞,甚至国标舞、拉丁舞什么的。”昨天,水晶宫舞厅的老板潘财安给记者打来电话,雄心勃勃地表示,想在杭州众多的劳保舞厅中闯出一条新路。

新开的这家舞厅叫寻梦园,其实也算不上是新开的,只不过换了老板而已。保俶路这一带曾经是杭州夜生活的一张名片,上世纪90年代,寻梦园舞厅很是热闹过一阵,后来跳舞的人慢慢少了,这里一度改为卡拉OK厅,但是随着量贩式KTV的兴起,这里又再度被冷落。

被冷落的并不仅仅是寻梦园,事实上,这几年杭州的舞厅普遍不景气。记者从杭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化市场管理处了解到,目前登记在册的舞厅约有三四十家,基本上都是劳保舞厅。曾经领风气之先,被年轻人视为时尚、洋气的交谊舞和舞厅正在淡出众人的视线,倒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把跳舞作为一种健身方式继承了下来。

潘财安说,自己做了那么多年的舞厅生意,实在不甘心看着这个行业就这么衰落。于是承包下了寻梦园,重新装修一番,价格也比原来提高一倍,但最高价也只有10元。他说,在各家舞厅都以低价招徕顾客的局面下,他不敢把价格定得太高。如今开张半个多月了,反应并不如期待中那么好,目前的上座率只能维持在四成左右,且仍然是以中老年人为主。惟一让潘财安感到有些希望的是,环境比以前好多了,舞客们也比较注意卫生,不像以前那样把烟蒂、果皮什么的随地乱扔。

一方面是舞厅吸引不了白领舞客,另一方面,热衷于学拉丁舞、国标舞的人群却在抱怨找不到合适的场所跳舞。杭州市国标舞学会会长武林乔对记者说,这几年,浙江国标舞一直在升温,各种培训班很多,像国标舞学会组织的培训班是常年开课的,且每次都能吸引来不少学员。但学完了以后能去哪里跳跳舞确实是个难题,现有的舞厅没有跳这种舞蹈的条件的,培训班一般也没有场地,大家只能去广场上过过瘾。“我们能做的只有尽量多给学员创造一些参加各种比赛的机会。”武林乔说。但是,对于把跳舞作为一项健身运动的人来说,这显然是不够的。

王健是杭州一家国标舞培训班的教练,空闲的时候偶尔也去舞厅跳跳舞。他说,他挺想自己搞一个国标舞舞厅,把培训、娱乐和提高舞技结合在一起,感觉应该会比较受欢迎。不过,如何找到合适的场地一直是个问题,要跳正规的国标舞,需要的场地比较大,而一般的舞厅都达不到这样的要求。

潘财安告诉记者,有女舞客曾经给他提过建议,让他请一些男舞伴,以便男女比例保持一致。女性对舞厅的兴趣明显要大过男性,但跳舞毕竟是一项需要男女搭配的运动,男性的缺席在很大程度上也影响了女性跳舞的积极性。潘财安说,他打算试试看,不知道这一招能不能吸引来更多的白领舞客。

【新闻鲜晨多】9月1日:账上800多万仓库却空空 温州红十字会的钱去哪了?

【新闻鲜晨多】8月31日:浙江清算药品“回扣门”事件 百余名医生被约谈

【新闻鲜晨多】8月30日:三天温州存款狂减372亿 揭秘银行存款暗战内幕

【新闻鲜晨多】8月29日:暗箱操作还是审核有误? 温州一10岁小孩获准买经适房

Write a Reply or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